• 专家建议重庆旧城改造可多建避难场所

      旧城改造要多建避难场所

      杨保军谈到,旧城改造拆掉旧的建新的,拆掉矮的建高的,就公共安全角度,全世界也都没有成功过。道理很简单,老城区因历史原因,如交通应急、消防设施等城市公共安全应急系统,本就先天不足。如大量修建高楼,必将有大量人员入住,公共安全系统将无法有效保证。梁伟认为,重庆中心城区密度较高,旧城改造过程中,应多建避难场所,一旦有地震或其他灾难发生,市民知道有安全的地方去避难。

      规划督察员制度明年铺开

      针对重庆高强度的城市开发,杨保军说,重庆抓住这个机遇,应势而为是好事。但在快的同时不能忽视规划的约束。他说,规划督察员制度,今年在全国6个城市试点,效果很好,明年将全国铺开。受住建部委派,规划督察员前往各地进行规划督察。督察员可列席规划会议,查阅资料,不参与地方决策。发现问题后,向上汇报。

      “这一制度,可对地方有所约束,至少不能明目张胆的违背规划。”杨保军说。

      组团式发展须有两个支撑

      “重庆主城区,大山大河的空间框架,最适合组团发展。”杨保军说,组团发展必须有两个支撑,一是组团内至少能为50%的人提高就业岗位,理想状态是75%,这就需要产业支撑;二是每个组团城市功能配套完整,能让居住其中的人方便,不会因生活、工作每天在几个组团中奔跑。

      杨保军还表示,重庆组团发展,还应做到“大密大疏”,大密就是在建设规划区域内,高密度发展,只有这样,类似地铁、轻轨等公共交通才会赚钱;大疏就是四周山体上不要去开发建房,保持原有生态,在每个组团,严格控制增加边界。

      滨江规划

      规划临江建筑不能遮挡江景

      香港曾走弯路 重庆勿步后尘

      滨江地段公共景观资源,应该让市民共享。昨日,来渝参加城市规划年会的嘉宾专家为重庆滨江路把脉:临江建筑呈阶梯式布局、江岸通廊连成线供市民共享、高层建筑布局须考虑山水兼容。

      香港规划署副署长凌嘉勤:

      香港曾走弯路 勿步后尘

      重庆与香港很相似,重庆临江、香港靠海;渝中半岛紧邻南山、香港比邻大屿山;重庆拥有朝天门、香港拥有维多利亚港,香港规划署副署长凌嘉勤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称,香港在当初布局临海建筑时,没有限制高度,导致整个海岸线破坏严重,极大地影响了靠后的建筑视觉景观,还影响了整个城市的通风效果,希望重庆不要步入后尘。

      应对措施:香港对临海建筑的高度已有了明确的限制,临海建筑现在都控制得很低,不能遮挡江景,也保证整座城市的公众景观与通风效果良好。凌嘉勤表示,现在香港的建筑均呈阶梯式布局,逐渐增高。重庆与香港同为山水之城,香港的经验重庆可以借鉴,充分利用好滨江资源,重庆这个条件是得天独厚的。

      杭州市规划局局长阳作军:

      渝中半岛建筑没有起伏感

      杭州拥有一池西湖,是杭州人心目中的“圣地”,于是,杭州在建筑规划设计时,特别注意“城与湖”的协调与交融。杭州市规划局局长阳作军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,西湖作为城市的公共景观资源,充分向市民免费开放是必须的选择,“之前,西湖一直是围墙围住的,现在围墙全部被拆除,就是为了让市民享受公共景观资源!”

      重庆长长的江岸线就是非常好的公共景观资源,应充分考虑如何利用好这一难得的资源。“我今天发现,渝中半岛的建筑太平,没有体现起伏感!”阳作军说,通过大会显示屏上出现的渝中半岛画面,这是给他的第一感觉。

      应对措施:作为公共景观资源的滨江线,应该考虑到市民的亲水性,如果高大的建筑占用了滨江资源,割裂了人们的亲水性,是不可取的。阳作军建议,重庆在打造滨江路时,应将整个滨江通廊连成一线,让其成为市民的亲水通廊。渝中半岛的建筑,在规划建设时应形成有起伏感的布局,以契合山城的特点与水的灵动。

      同济大学校长助理吴志强:

      滨江线观景点可变景观点

      同济大学校长助理吴志强到过重庆,并围绕两江四岸做了专题调研。他认为,滨江线作为公共景观资源,不能让其成为一小部分的“独享资源”,如果大量的高楼聚集,会让公共资源的公共性被“屏蔽”,作为上海世博会的总规划师,吴志强感到最自豪的就是将黄浦江6公里长的江岸线全部“解放”出来,成为公共景观资源。

      应对措施:沿着江岸线,有许多的观景点,重庆在沿滨江线规划时,应该考虑让观景点变成景观点,一个好的城市规划,这二者是相互交融的,滨江沿线的规划建设也是这个道理,换句话说,就是当你在欣赏一道风景时,你自己其实也是一道风景,这句话对滨江地段的建筑是一个道理,包括滨江路本身也是如此。

      观点集萃

      保护历史文化名城

      不能搞“模仿秀”

      “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,不是把全部城市文化遗产推倒重来,搞一个‘模仿秀’。”南京市规划局局长周岚博士说,一些地方以旧城改造为名,将旧的建筑全部推倒,然后重新规划设计,这其实不是保护,而是破坏。她提出城市发展的“渐进更新论”,即“有机更新”的手法和“渐进改善”的程序,在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中,要开展文物普查和建筑修缮工作,做好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规划编制,并加强对地下文物的保护。

      有些小城镇盲目扩张

      可学重庆建特色民居

      “一些小城镇建设脱离实际,以城市模式建设小城镇,一栋农民的住宅竟然达到27层楼,影响恶劣。”原住建部村镇建设司司长、现任中国城市科学会理事长的李兵弟表示,一些小城镇建设盲目照搬城市模式,盲目追求空间规模的扩张,千镇一面的倾向在部分地区持续蔓延,而重庆根据地方特色打造风貌民居,这在全国都值得推广。“重庆统筹城乡规划已走在全国前列,为全国城乡统筹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引导作用。”李兵弟说。

      “坦克库”成靓丽名片

      可建重钢遗存产业园

      “坐落在四川美术学院内的‘坦克库’,就是一张靓丽的城市名片,是重庆工业遗存保护再利用的典范,并建议打造重钢工业遗存产业园。”同济大学副校长伍江教授说,“坦克库·重庆当代艺术中心”占地1.2万平方米,由一个废弃的军事仓库改建而成,已成为年轻艺术家的梦工厂。重庆钢铁厂是重庆工业的代表,其历史文化价值巨大,在重庆钢铁厂搬迁后,应该好好利用这一宝贵工业遗存。

    上一篇: 北京市9月份房价同比上涨11% 三亚涨幅达50%

    下一篇: 重庆10年内90%以上区县将实现通火车目标